翻譯 Translate

2014年10月19日 星期日

翻轉與混沌

昨天去天文館與科教館
讓我站最久與想最久的
就是這個"混沌效應"的模型~
在一樣的環境(兩支本來就是相鄰的狀況)
一樣的施力(拿起來)
越小的角度~兩個作用的狀況幾乎一樣
但越大的角度~兩個作用的狀況就會開始改變~
甚至如同背後說明板上~
超過90度以上~一放下去兩個幾乎會變成似乎完全不一樣的作用體......


我連續反覆地操作實驗~
的確......
當拿起的角度越大時~越無法預期相同的擺動~
原本我想或許是一開始~後面就會一樣~
但一直到靜止前~兩個的擺動的狀況都是不同的~

我開始思考這兩個月來心頭的一個問題
翻轉教育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

就拿我和顏老師利用均一教育平台來進行翻轉教學
夫妻倆如同照片中的兩個運動物
空氣、溫度、濕度、時間等等條件都一樣
但我們508與601的狀況
卻都呈現全然不同的形態
畢竟.....所有的孩子、家長都是無法控制的
甚至......508班晨會是全校唯一有樹蔭的
都可能影響508與601上午的數學課

照理說~所謂的理論或典範~
應該可以解決或詮釋多數的問題
很多的教育政策、計劃的改革與改變
不就往往會依循著典範不斷學習、模仿

照理說當我們不斷產出與結合眾人智慧
形成了一種好的模式、好的引導
透過演講、研習、政策推動等等方式
透過感動、草根力量由下而上
說真的~甚至模仿應該就能在教室裡面改變成功
但往往......會有很多狀況......
即使是夫妻倆~班級都長得不一樣~
更別說沸沸揚揚的全台教學翻轉......
如果參考成功變成了另一種"失敗的對照"
那不就更讓許多有心卻遇上挫折的夥伴更加失落~

我們還有什麼沒考慮到的?

我原本單純的思維是用"扇形"來思考~
同樣是翻轉改變~但必須依照不同的人數型態來注意改變的幅度~
用規模當作半徑~越大的半徑~可能要改變的面積或圓周越大
因此~小校可以快~大校要慢慢來~~~
這樣似乎可以解釋
大班、大校可能需要更長時間或更緩慢的步驟~
小班、小校的老師或校長應該可以更有作為
或者更能進行文化改造~

但~個人看翻轉教育的這一年半~
似乎並非如此~
其實不論大、小型的班級、人數
都是成點狀的散布與發光
更重要的~跨校的一堆!!!
甚至有的發展變成很特別的形態
甚至......有的老師已經不是翻轉的翻轉教學.......
但比翻轉本身卻更有意義
相對而言
也並不是都擁抱成功的喜悅......

強調一下這並不是件壞事
成功與失敗本來都有~
只是我喜歡去思考整個翻轉教育的現象
在翻轉教育的推廣中
一些事情與人物~非原本的規律作法~
非常具備"混沌效應"裡面的"奇特吸引子"的特徵
甚至產生驚人的"蝴蝶效應"~非常有趣~
北中南東~甚至離島、偏鄉到國外~
都有很多特別的吸引的人、物與事的發生
相對而言也擾動原本的系統
產生"混沌"~
但~如果這是一種"混沌型態"的教育改變
很多的狀況將呈現"耗散系統"型態
也就是"前進+混亂"的運作~
因此這樣系統必須不斷發散改變與動態的能量~去改變週遭"穩定系統"
讓自己變成相對的"穩定系統"
而成為主導~~
而改變的對象不論是否是原來保守的教學.....
抑或者是本身出現的新型態教學......
都是各種系統用以保持自身系統的穩定
事實上
就會讓想找到"軌跡"的夥伴
很難跟上

相對而言
任何的SOP~
都無法詮釋、解釋或適合所有型態的教室與教師
更別說在每個老師具備"自由意志"的教學慣性上
也無法持久
除非
有人對於這次的"翻轉教育"做出類似"混沌控制"的動力學模式
但......有沒有呢?
我相信有兩種體系可以
一種搞不清楚但想利用來獲得成果~例如...官僚體系
二種是搞得清楚卻想整合所有力量~例如...草根體系
前者是最強大的~但將會讓這樣的原本動態的系統轉變為"保守"
後者是最辛苦的~因為必須不斷發散能量以求得系統持續改變~

動態的想把靜態的弄成動態
靜態的想把動態的弄成靜態
弄來弄去~都是用"變"來相互影響~
對於「教育領導者」來說
如何從"混沌"中去抓到軌跡
真的是行政領導、學校領導到班級領導中的藝術
而對於「教育引領者」來說
當成為非正式組織的導航時
又如何在中間像"導航員"一樣
指引所有的"各自想飛的飛機"卻又不撞機
那更是"做人的藝術"啊~

好啦~老毛病又犯~喜歡胡思亂想~
連我自己都看不懂自己在想什麼~呵~